NEWS CENTER

石榴物業董事長金永宏:疫情下物業企業要以公眾利益為首

2020-03-01

   返回列表

來源:《新京報》

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,把社區變成了防疫抗疫的“戰場”。作為社區和業主的橋梁,物業企業成為戰“疫”的重要一環。在戰“疫”中,物業企業能做些什么?與街道、社區的合作中,物業企業獲得了哪些經驗?疫情過去后又能留下什么?這次疫情給物業企業帶來了哪些挑戰與機遇?

對此,新京報記者專訪了石榴物業服務集團董事長金永宏。金永宏表示,治療一線是醫院,防護一線是物業。在大災大難面前,更要體現出物業企業把公眾利益放在第一位的擔當感。此次疫情為行業帶來新機遇,預計今年尋求上市的物業公司或突破30家。

觀點摘要:

1、治療一線是醫院,防護一線是物業。在這次抗疫過程中,物業行業的價值得到了充分認同,同時物業企業的社會擔當感和責任感也得到了充分體現。

2、杭州、深圳等城市出臺了對物業公司的補貼政策,北京相關部門也在向物業公司收集意見,以什么方式補貼更為合適。

3、預計今年尋求上市的物業公司或突破30家,未來有100家上市公司的可能性非常大。

形成通報、物資采購等10多套機制,保證在管小區安全 

新京報:突發的疫情對物業行業是一次考驗。您所在的物業企業啟動了哪些防疫舉措?形成了哪些機制?

金永宏:治療一線是醫院,防護一線是物業。到目前為止,在我們在管小區內,沒有出現確診或疑似案例,主要還在于我們對疫情較早地啟動了應急方案。

1月20日,石榴集團全面啟動防疫安排,搶在疫情蔓延之前通過各渠道采購醫用物資,安排在崗人員開展各項目社區“防疫消殺”,同時做好社區進出口人員排查。在此基礎上,1月22日開始,石榴物業對業主提供代采買、代跑腿、聯系蔬菜產地等“最后一公里”的上門服務。一方面,我們聯系每個項目周邊菜農,引入菜農進社區;另一方面,物業員工代買后送上門。在這一過程中,石榴物業形成了包括每天信息通報機制、物資采購機制、物資盤點機制、現場管控機制、辦公人員遠程辦公機制等,共10多套文件流程。

復工后防疫更嚴峻,物業公司或面臨優勝劣汰

新京報:在防疫過程中,遇到的最大困難是什么?

金永宏:最初的困難來自于不太好尋找防疫物資,后來是員工返崗難度較大,導致在崗員工較為辛苦,出現加班、無法調休等問題。

我們要求一線員工必須每天更換一次性口罩,每天每個員工至少有兩個口罩。截至目前,我們購置的口罩大概可支撐23天左右的使用量。對負責測量業主體溫的一線員工,我們還配備了N95口罩、防護服、護目鏡等防護設備。

實際上,物資方面的投入還不是最主要的,更大的投入在于人力成本,比如員工加班費、給員工租房等方面。之所以給員工租房,是由于疫情期間,樓棟管家每天要面對幾百戶業主,了解業主體溫信息,收集并上報。除此之外,滿足社區公共需要外,還要滿足業主代買等個性需要,工作量較大,為解決這一問題,我們給員工在小區內租房,讓員工盡量不出小區,減少出行時間成本以及對員工家屬的干擾。

新京報:全國迎來復工潮,企業開工、人員返程,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管理難度,石榴物業有什么應對之策?

金永宏:管理難度必然會增加。對返程業主居家隔離的14天內,物業人員要直接參與業主體溫監控及保障生活。春節期間很多業主在家,而現在業主要出去上班,人和車的通行壓力也增大了。

在這一節點上,我們還要嚴加管控,大家都不能放松。為此,我們增加了人力,還通過問卷的形式和業主協商,合并了一些出入口,在強化管理中削減一些管理成本。

我跟很多同行交流時發現,沒有哪家物業公司在抱怨做得多,這體現出物業企業把公眾利益放在第一位的擔當感,但也不排除有些企業做得不理想。做的不太理想的企業,可能會面臨優勝劣汰。

建議適當調整相關稅費,幫助物業公司渡過難關

新京報:在抗疫過程中,物業與社區、街道形成了怎樣的合作形式?

金永宏:我們開第一次溝通會時,就要求員工主動和街道、派出所、疾控中心等相關部門聯系,當時擔心管理過程中會出現一些爭議。后來,實際對接的是街道和居委會的政府人員,并形成了幾種機制:一是信息的及時通報,即把園區的信息及時和政府部門進行通報;二是建立協助政府部門實施屬地化管理。比如,全國很多城市推行出入證管理,我們也配合政府部門在屬地的政策管理;三是適當運用當地政府的資源,比如原先辦公區域采取的是開放管理,現在一些地區,政府部門要求封閉管理,政府部門會派一些人員協助我們,比如在河北涿州,現在是政府部門和物業公司雙崗管理,且配合得較為理想。

新京報: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役中,物業需要政策的支持是什么?

金永宏:我希望得到的政策支持之一在于,在疫情中物業公司所承擔的成本,能否有一部分轉化為政府采購性的行為,即政府部門購買物業公司的服務,幫助解決社區防疫的事。比如杭州、深圳等城市出臺了補貼政策,北京相關部門也在向物業公司收集意見,以什么方式補貼更為合適。

除此之外,希望未來政府部門能把物業當做服務行業來對待,服務行業稅收額度低一些,而目前物業企業稅額較高,未來希望能有所轉變。不能完全把物業企業當盈利性企業來對待,因為物業有盈利部分,但也有公共服務部分,希望稅費方面能有所調整,或適當傾斜和照顧。

挑戰與機遇并存,未來會有更多物業公司上市

新京報:在抗疫過程中,物業公司在跟業主溝通、品牌影響方面,有沒有得到提升?

金永宏:過去,大家認為物業公司做的更多的是傳統的事。通過這次抗疫,大家對物業公司的理解會有很大不同,對物業品牌會有一個較大的加持。

首先,對物業公司而言,此次疫情是一場遭遇戰。正趕上春節假期,物業公司人員相對減少,疫情下,物業人員要配合做較多的工作,瞬間帶來較大的壓力。從剛開始的無序逐步到有序開展,這一過程既鍛煉了物業企業在應急處理方面的能力,也提升了物業企業品牌的美譽度。

其次,鍛煉物業企業的隊伍。物業企業的員工很多是80后、90后。在購買防疫物資等方面,不少員工并沒有相關經驗,通過此次疫情,很多員工的工作能力得到很大提升。

再次,得到業主的認同。在疫情面前,物業公司人員沖在一線,舍棄自己的休息,甚至舍棄自己人身安全來保證小區安全及業主需求;茧y見真情,經過此次疫情后,業主和物業企業的關系會更為和諧。

最后,得到政府層面給予支持和認同,F在物業公司和地方政府的溝通比較密切,政府部門想在小區內實施的工作,物業也會全力配合。物業公司得到政府、街道、居委會的認同,這是物業和政府部門快速聯動帶來的結果。此外,一些城市也出臺了政策來幫助物業公司渡過難關,比如北京呼吁黨員干部和政府工作人員主動交納物業費、積極支持物業企業持續開展疫情防控的工作。

新京報:疫情過后,物業企業將會怎樣發展?

金永宏:從未來發展角度看,物業企業要更務實地專注于本職工作,聚焦于物業企業該干的專業事。在此基礎上,熟悉和了解業主需求。比如,在此次疫情中,物業公司要對業主需求進行研究,根據業主需求的變化,開發、提供相應產品,這對物業公司而言也是一個考驗和提升。

未來會涌現更多的無接觸式、遠程管理服務,而不僅僅靠人工來實現。隨著信息技術的發展,未來在無人化巡視、客戶信息搜集、客戶群體事情處理、客戶需求服務提供、物業多種經營活動等方面,可能會有個從線下到線上發展的過程。

在增值服務方面,會有更多變化,特別是人的意識層面。物業公司在做好本職工作,提供優質服務基礎上,會隨著業主需求的變化,應運而生地提供更多增值服務。

新京報:自去年以來,很多物業公司尋求上市,經過此次疫情后,未來是否會有更多物業公司尋求上市?

金永宏:已經上市的物業公司,2月份市值上漲較快,有的甚至上漲50%、60%以上,這意味著公眾、社會對物業公司價值的認同。此次疫情下,包括物業公司在內與老百姓生活息息相關的產業得到大家的認可,在危機中有新的發展機會。

我預計今年尋求上市的物業公司或突破30家,另外還有很多物業公司正排隊尋求上市,未來有100家上市公司的可能性非常大。包括我們在內,也在籌備上市。

快3计划软件